元宵

今天的风儿真喧嚣,师傅的呆毛飘。

【华武】我.莫得钱.我.也莫得奶.但.我有武当.

#自己刨的华武坑,就美滋滋的填完嘿嘿嘿,是和自家道长的真实事件.我穿的惊鸿衫卧凉溪毛,道长是盂兰毛平安京衫.
#一个小时产物bug很多
陆元宵x鬼谷三元

——我,莫得钱,我,也莫得绑定奶,但,我有武当。

       鬼谷是陆元宵刚和涵仙女从幻境里出来遇到的,那时候幻境的晕乎劲儿还没过,陆元宵基本上看不清这偌大的金陵城里除了一片模糊的花花绿绿外还有什么东西,幻境门口人也多,晃来晃去的弈客让陆元宵觉得脑壳疼。

      可是他偏生在这一片迷乱中看见了那个身着红衣的小道长,他在人群中有说有笑,听不真切。

     ” 而且他还回头了”,陆无宵胡乱的想,这一眼看的,别说晕乎了,感觉就像被鹤亮翅击中。
     晕乎,还酸软。

     这个道长不穿鹤舞套也不姓武,就像陆元宵不姓华一样,在后来魂不守舍的几天里去帮派驻地领任务他才发现,小道长和他一个帮派的。

     又是一年七夕,七夕节总要有点儿彩头。

    在金陵闹市上都喊不到人一起参加节日游戏的元宵只能回帮派继续喊,在小姐姐们熙熙攘攘的打闹声中,一个软糯的声音几乎是同一时间和陆元宵喊出了这句话。
     “比翼双飞有人一起玩儿吗?”

     这一声夹杂在人声之中很快被隐去,但是陆元宵却捕捉到了,寻着声源穿过人群,陆元宵一抬头,看见那个红衣的小道长在对他笑。

    “一起吧。”他说,声音像是那些不及弱冠的小少年,软软嫩嫩,但是又有武当的正经劲,带了三分笑意。
    “我们组一队。”
    
    然后他愣愣的看着鬼谷将游戏用的红线缠到他和自己手上,这道长顽皮的向对面两人摊开手嘴里说着略略略~还是用那和他外貌全然不符的清脆声音。

     哦豁,当时陆元宵就觉得完蛋了。

   “哦,你说鬼谷啊。”涵仙女眨眨眼,把小枯搂过来,揉揉头,颇为大姐大的说:“元宵去撩呗,你管他是不是比你能打。”
    陆元宵无法反驳,陆元宵觉得仙女说得太对了。

    后来是怎么撩到的呢,该说是人家早就对他有意思还是他从第一面起就对别人小道长图谋不轨,至少陆元宵觉得是后者。

    大多数武当弟子一遇见陆元宵上来就是一句华山快还钱,但是鬼谷没有,还问他要不要听他唱歌。

    别人瞧见陆元宵在街上卖艺少不了几句嘲讽,但是鬼谷夸他跳得好,以后就卖艺养家了。

    除了师祖师傅,没人送他木芙蓉,直到那天陆元宵从鬼谷手里接过那一束粉粉的娇嫩花朵,眼前是道长的俊脸,耳边是带着笑意的软糯嗓音,陆元宵猜那会儿自己肯定傻fufu的。

    小道长的声音很好听

    小道长穿红衣很好看

    小道长打架可凶了

    小道长.........

    他喜欢小道长,喜欢鬼谷。

    那天比翼双飞结束后,陆元宵深吸一口气,弯腰抄起站身边鬼谷就往砺剑堂里跑,别提那速度有多快了,而抱着的人也没有挣扎,仍是用那带着笑意的目光看他,盯的陆元宵在华山的冰天雪地里脖子都红了一片。

    然后他听见那人说
    “是你勾引我的。”

    说好的这群修道的道士都不会说骚话的呢?说好的正经人呢??嗯???

    他带着他的小道长去见了枯梅掌门,其实这一道可以省去的,还可能有生命危险,抛尸华山后山之类的,但是陆元宵总觉得要有个见证。掌门也没有多说,只是用平静的目光看着陆元宵。

    “掌门,这是我从武当拐来的媳妇。”

    “是我勾引他的,掌门不要为难他。”

    陆元宵脸红归脸红,好歹行走江湖半载有余了,脑袋里的话一句一句的还很清楚。

     “我没有钱,以后我就卖艺养你......”

     “哪儿那么麻烦呢,我有钱,我养你就成了,你又不比鸡能吃。”

      帮派的千里传音里充斥着涵仙女的声音:“元宵哪儿去了!?一条呢还做不?!!”

        “要是把我放下来你就是下面那个。”听到了涵涵传音的鬼谷如是说。

    后来小道长调侃他:“老枯早不想要你了,打架还没有我厉害。”
    陆元宵被噎的说不出话,只能把鬼谷压到草丛里堵住他的嘴,再听他用正经的软糯声音喘着说:“不成,这不体面......”
    嚯,终于有一点武当的气势了。

    帮派里的亲友总说鬼谷是仙风道骨小狗比,陆元宵想,就算是小狗比,自己也要把他仙风道骨的场子给撑到底。

    再之后他的小道长带他去见了武当掌门萧疏寒,是鬼谷背着他上的金顶。

    “掌门,这是我从华山要来抵债的。”
    听鬼谷这么说,陆元宵有点儿紧张,他攥了攥鬼谷的衣袍,委屈巴巴的说:

     “萧掌门您好.....我是华山最穷的弟子,修为也不高,老枯差点儿都不想要我了。”

     “但是你们门下的鬼谷道长还要肯我,所以我把他拐跑了。”

     “您要是想打我您就多要点儿债吧......”

     诶哟我在说啥呢,陆元宵拍一拍自己的脑袋,还想说些什么,就被鬼谷不由分说的背着走了。

      再之后就是陆元宵在金陵街上卖艺了,这次帮众也来围观了,涵仙女还和他一起跳了一段儿不夜侯,在人群的间隙中陆元宵瞄到了一抹红色,还有那道长一如既往冲他笑,就像是第一次在幻境门口的那个照面那样,让他移不开眼。

      陆元宵突然一边卖艺一边喊起了最近很多人说的一句话:
      “我,似一个华山,我,莫得钱,我,也莫得奶,我,还莫得修为,但!我有武当!!”
      理直气壮,令人称奇。
                                            ——FIN——

涵仙女:“啧啧,歪腻。”
小游戏完了的陆元宵:“华武组合比翼双飞强无敌不接受反驳!”
小枯:“两个脆皮是没有未来的!陆元宵你飘了!!”
蒅墨:“你俩发展这么快!?”
大秃驴:“陆兄你和鬼谷??!”

鬼谷谷:“以后叽谁喂,柴谁劈,碗谁洗啊?嗯?”
陆元宵:“我我我!”

【黄叶】抓个娃娃取什么名

z市,明明是不常下雪的城市也会在夜晚静悄悄的落着几乎拍不到的雪花。大型的超市不久前才熄灭暖橙色的灯光,独留门口溢着冷光的机器。

机器里装着娃娃。

机器里只剩一个娃娃了。

所有的玩偶都在喧嚣的白日被孩子们夹走。独留一个毛茸茸的文字泡孤零零呆在原地。

或许是文字泡被埋在底部恰好没有人看到,也可能是有些圆不容易夹起或者根本是太不起眼。那么多玩偶,总会有照顾不到的。总之它静静地坐在那里等待着有人把它夹走。

烟,淡色的烟飘在空中。不是谁吹起来的雾气,点点火星在暗处明明灭灭。气体在机器的灯光下格外和谐。

黑发的男人对着灯光哈了口气,耸了耸脖子将小半边脸埋进厚厚的围巾里。葱白的手指夹着烟,依靠在机器旁边的栏杆上,看着抓娃娃机,若有所思。

叶修记得白天路过这里的时候购物人很多,许多孩子都守在机器前尝试着夹出一两个玩偶。夹出来的兴奋的带着玩偶和家长回了家,而没有夹到的孩子只好沮丧的依依不舍的被家长带走。他们的开心、伤心溢于言表,孩子独有的自由。

饶是叶修大大的童心也被勾起来了。而且还意外的怀念。

以至于现在在半夜等着某人的他也还在在意,目光停留在那唯一一个玩偶身上。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来。

“老叶老叶我回来了等久了吧我跟你说老板可热情了还送了我一朵腊梅你快来闻闻好香啊不过只有天很冷才会开花简直是…老叶你想什么呢笑的那么好看?”

声音由远到近,灯光所及,栗色头发的青年说着话快步走过来,手里还捧着什么,手指小心翼翼的没有合拢。

叶修把头转过来,详装着打量了一下青年,才笑着开口

“少天大大喜欢花啊?简直是什么?一支独绽?”

黄少天被他的笑噎了一下,脸不知道为什么红了红半天什么也没说。只是冷光照着脸不怎么看得出来。

“滚滚滚……”

哟呵,这真是难得了。叶修挑挑眉。话唠竟然被噎住了。想了想他伸出手。

“烦烦有一块的硬币没?”

烦烦喊的尽是开玩笑的语气。

黄少天一听就笑了,敢情叶修今天出门没带钱呢。

“哎哎哎你才烦烦呢!你要一块干嘛快说快说快说,等等你不会要抓娃娃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几岁啦还和小孩子一摸一样?你别说我还真有虽然只有一个怎么样快谢谢我。”

叶修看黄少天掏出那枚亮闪闪的硬币,忍不住脑补了一下,就觉得黄少天现在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怎么样厉害吧快夸我快夸我】的小孩子气场。顿了一下,才开口。

“对啊我还挺怀念。”

灭了烟,接过硬币投进了那个入口。灰色的“go”一下就亮了起来。照的叶修眉眼弯弯的。

“一会儿就谢谢你啊。”

圆润的有些泛红的指尖轻轻夹住被磨得发亮的鲜红摇杆,小心的移动到那个淡黄色的文字泡上空,过程平稳的没有一丝颤抖。

黄少天站在叶修背后正想说什么,就看见他转了过来,手却停留在【抓取】的按钮上。

叶修的眼睛闪闪的,嘴小小的呼着白气,和白日那些兴奋的孩子一摸一样。嘟嚷着说话。

“小时候哥可厉害了……看哥的人品了啊~”

说着就按了下去。随之,夹子也摇摇晃晃的降下去。

抓住,

抬起,

移动。

还没完,两人都不自觉的摒了摒呼吸。

夹住的是文字泡的尾部,根据文字泡的结构来说小尾巴确实是最好夹的地方。同时也容易掉。

但是不偏不倚,掉进了出口。

叶修弯了弯腰,从出口里揪出了那只文字泡。转身摁在黄少天心口,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接住,才慢慢的往前走。

“原来是金色的,少天。”

发觉他说的是文字泡,但是黄少天简直就忍不住少女了一下,觉得心都被摁了一下。

迈开步子追了上去,嘴里还小声的说着什么。

叶修转头,微微睁大眼。

“嗯?你说什么哥没听清。”

结果被推着往前走,黄少天把脸埋他后颈里,传出来的声音闷闷的。

“没什么。”

简直……像你一样。

少天你是金色的,像太阳一样。

雪夜,机器里唯一一个玩偶被带走了。这个夜晚其实一点也不冷。

————————【END】—————————

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ooc,ooc,反正特别乱←_←

你们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对吧对吧!

文字泡【这两个人!秀恩爱!凑不要脸!!( ̄ε(# ̄)☆╰╮o( ̄皿 ̄///)】

娃娃机【文字泡走了,没人陪我了qwq】

看见的看开心就好o( ̄皿 ̄///)

胶带【喻黄】

黄少天和喻文州出门疯了一天,黄少天玩儿的不知东南西北。虽然连坐过山车也没能阻止他的话唠属性,啊啊啊啊啊啊的叫声化成文字泡piapiapia的打在后排乘客脸上。比风还大。


然而喻文州也只是笑着看着他玩儿。就是一出游乐场手里就多了个纸手袋,好吧当然黄少天也没注意。


玩儿够了,两人才想起家里沐浴露啊洗发水啊香皂啊通通用光了,就着晚饭过后散步去逛超市。


超市门口的妹子也就顺理成章的把他俩拦下来了——其原因也就是喻文州手里的袋子。必须看一下里面是什么要是是超市里销售的东西也就在袋口贴个翔绿色的胶带表示这货是从超市外被带进来的。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喻文州笑眯眯的看了那个妹子一眼,看的人家脸都红了,而黄少天也才发现喻文州手里这个毫不起眼的袋子,跟着那妹子好奇了起来。


“文州文州诶诶诶诶这袋子里装的什么啊快给人妹子看了我们回去睡觉吧今天玩儿了一天累死啦!”


"好的,少天说给看就给看吧。"说着,喻文州挑了个黄少天看不见的角度打开袋子给人看了一眼。只一眼,那妹子就宛如炸开的烟花。沉默中爆炸,再发出声响。


"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这东西超市里有相同的虽然牌子不同啥的但是请你们存箱子吧我这里也没有胶带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超市妹子用堪比黄少天的语速说完了一大串黄少天不理解的话塞给喻文州一把箱子的钥匙就红着脸逃命似的跑了。留下一脸莫名的黄少天被喻文州拉去存袋子了。


途中黄少天揉了揉眼,难道自己看错了吗那妹子腰上那一卷没怎么用的翔绿色胶带……


买了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在黄少天愉快的闲聊下,即使路过箱子,黄少天也忘了存东西这一茬。喻文州也没提,笑了笑听着黄少天吵吵闹闹的一路走回家。走到半路黄少天貌似大概应该才想起了某个不知名的东西被他们忘在了箱子里。有些不好意思。


"文州文州明天去拿可以吗我真的超级~累啦明天吧明天吧我知道你最好了。"


喻文州也没反对,任由着黄少天把他拉回了家。


当晚,某超市的某个箱子里,安静的躺着一个纸袋,而纸袋里……

       安静的躺着一盒套子。一盒套子。


少天不让我拿套子,是想让我射在里面吗。


            —END—


我简直不敢想象这是自己和妈妈去超市看见超市门口的大妈拿着卷胶带想出来的小短。西斯空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