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苏笙

今天的风儿真喧嚣,师傅的呆毛飘。

【黄叶】抓个娃娃取什么名

z市,明明是不常下雪的城市也会在夜晚静悄悄的落着几乎拍不到的雪花。大型的超市不久前才熄灭暖橙色的灯光,独留门口溢着冷光的机器。

机器里装着娃娃。

机器里只剩一个娃娃了。

所有的玩偶都在喧嚣的白日被孩子们夹走。独留一个毛茸茸的文字泡孤零零呆在原地。

或许是文字泡被埋在底部恰好没有人看到,也可能是有些圆不容易夹起或者根本是太不起眼。那么多玩偶,总会有照顾不到的。总之它静静地坐在那里等待着有人把它夹走。

烟,淡色的烟飘在空中。不是谁吹起来的雾气,点点火星在暗处明明灭灭。气体在机器的灯光下格外和谐。

黑发的男人对着灯光哈了口气,耸了耸脖子将小半边脸埋进厚厚的围巾里。葱白的手指夹着烟,依靠在机器旁边的栏杆上,看着抓娃娃机,若有所思。

叶修记得白天路过这里的时候购物人很多,许多孩子都守在机器前尝试着夹出一两个玩偶。夹出来的兴奋的带着玩偶和家长回了家,而没有夹到的孩子只好沮丧的依依不舍的被家长带走。他们的开心、伤心溢于言表,孩子独有的自由。

饶是叶修大大的童心也被勾起来了。而且还意外的怀念。

以至于现在在半夜等着某人的他也还在在意,目光停留在那唯一一个玩偶身上。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来。

“老叶老叶我回来了等久了吧我跟你说老板可热情了还送了我一朵腊梅你快来闻闻好香啊不过只有天很冷才会开花简直是…老叶你想什么呢笑的那么好看?”

声音由远到近,灯光所及,栗色头发的青年说着话快步走过来,手里还捧着什么,手指小心翼翼的没有合拢。

叶修把头转过来,详装着打量了一下青年,才笑着开口

“少天大大喜欢花啊?简直是什么?一支独绽?”

黄少天被他的笑噎了一下,脸不知道为什么红了红半天什么也没说。只是冷光照着脸不怎么看得出来。

“滚滚滚……”

哟呵,这真是难得了。叶修挑挑眉。话唠竟然被噎住了。想了想他伸出手。

“烦烦有一块的硬币没?”

烦烦喊的尽是开玩笑的语气。

黄少天一听就笑了,敢情叶修今天出门没带钱呢。

“哎哎哎你才烦烦呢!你要一块干嘛快说快说快说,等等你不会要抓娃娃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几岁啦还和小孩子一摸一样?你别说我还真有虽然只有一个怎么样快谢谢我。”

叶修看黄少天掏出那枚亮闪闪的硬币,忍不住脑补了一下,就觉得黄少天现在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怎么样厉害吧快夸我快夸我】的小孩子气场。顿了一下,才开口。

“对啊我还挺怀念。”

灭了烟,接过硬币投进了那个入口。灰色的“go”一下就亮了起来。照的叶修眉眼弯弯的。

“一会儿就谢谢你啊。”

圆润的有些泛红的指尖轻轻夹住被磨得发亮的鲜红摇杆,小心的移动到那个淡黄色的文字泡上空,过程平稳的没有一丝颤抖。

黄少天站在叶修背后正想说什么,就看见他转了过来,手却停留在【抓取】的按钮上。

叶修的眼睛闪闪的,嘴小小的呼着白气,和白日那些兴奋的孩子一摸一样。嘟嚷着说话。

“小时候哥可厉害了……看哥的人品了啊~”

说着就按了下去。随之,夹子也摇摇晃晃的降下去。

抓住,

抬起,

移动。

还没完,两人都不自觉的摒了摒呼吸。

夹住的是文字泡的尾部,根据文字泡的结构来说小尾巴确实是最好夹的地方。同时也容易掉。

但是不偏不倚,掉进了出口。

叶修弯了弯腰,从出口里揪出了那只文字泡。转身摁在黄少天心口,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接住,才慢慢的往前走。

“原来是金色的,少天。”

发觉他说的是文字泡,但是黄少天简直就忍不住少女了一下,觉得心都被摁了一下。

迈开步子追了上去,嘴里还小声的说着什么。

叶修转头,微微睁大眼。

“嗯?你说什么哥没听清。”

结果被推着往前走,黄少天把脸埋他后颈里,传出来的声音闷闷的。

“没什么。”

简直……像你一样。

少天你是金色的,像太阳一样。

雪夜,机器里唯一一个玩偶被带走了。这个夜晚其实一点也不冷。

————————【END】—————————

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ooc,ooc,反正特别乱←_←

你们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对吧对吧!

文字泡【这两个人!秀恩爱!凑不要脸!!( ̄ε(# ̄)☆╰╮o( ̄皿 ̄///)】

娃娃机【文字泡走了,没人陪我了qwq】

看见的看开心就好o( ̄皿 ̄///)

【有毒23333333大概是穿着蕾丝边小洋裙小洋伞【千机伞】的叶不羞来屠城了,但是还没开始屠城就用装备吓掉了对面的半管血的故事。】

涂了一个短漫,不是很细,草图很可怕你不会想看的2333

有人想看叶神穿洋装的样子吗有的话留个言就好【其实我也很想涂】觉得自己简直恶趣味2333333这次的标签打的有些理直气壮qwq因为三人的形象被我黑出翔233333333

我不是变态!请相信我!!真的!

噫我已经没救了!!之前的错了好多字!!!蟹蟹这位小伙伴帮我抓虫!!!我一定是头昏了!!@莫无蔚 不知道能不能圈成功!总之就不打tag了!!

【哟....文州。】

【对不住啊,蓝溪阁的怪今天哥抢定了。】





放寒假了忍不住撸了个分镜,应该有剧情向吧,人设是私设过两天统一撸。复健复健。家里电脑终于重装了。忍住眼泪2333333333

用快卡死的电脑和板子撸了一只叶神我可以去励志了【蜡烛蜡烛】心疼自己。后面那个构图简直神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胶带【喻黄】

黄少天和喻文州出门疯了一天,黄少天玩儿的不知东南西北。虽然连坐过山车也没能阻止他的话唠属性,啊啊啊啊啊啊的叫声化成文字泡piapiapia的打在后排乘客脸上。比风还大。


然而喻文州也只是笑着看着他玩儿。就是一出游乐场手里就多了个纸手袋,好吧当然黄少天也没注意。


玩儿够了,两人才想起家里沐浴露啊洗发水啊香皂啊通通用光了,就着晚饭过后散步去逛超市。


超市门口的妹子也就顺理成章的把他俩拦下来了——其原因也就是喻文州手里的袋子。必须看一下里面是什么要是是超市里销售的东西也就在袋口贴个翔绿色的胶带表示这货是从超市外被带进来的。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喻文州笑眯眯的看了那个妹子一眼,看的人家脸都红了,而黄少天也才发现喻文州手里这个毫不起眼的袋子,跟着那妹子好奇了起来。


“文州文州诶诶诶诶这袋子里装的什么啊快给人妹子看了我们回去睡觉吧今天玩儿了一天累死啦!”


"好的,少天说给看就给看吧。"说着,喻文州挑了个黄少天看不见的角度打开袋子给人看了一眼。只一眼,那妹子就宛如炸开的烟花。沉默中爆炸,再发出声响。


"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这东西超市里有相同的虽然牌子不同啥的但是请你们存箱子吧我这里也没有胶带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超市妹子用堪比黄少天的语速说完了一大串黄少天不理解的话塞给喻文州一把箱子的钥匙就红着脸逃命似的跑了。留下一脸莫名的黄少天被喻文州拉去存袋子了。


途中黄少天揉了揉眼,难道自己看错了吗那妹子腰上那一卷没怎么用的翔绿色胶带……


买了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在黄少天愉快的闲聊下,即使路过箱子,黄少天也忘了存东西这一茬。喻文州也没提,笑了笑听着黄少天吵吵闹闹的一路走回家。走到半路黄少天貌似大概应该才想起了某个不知名的东西被他们忘在了箱子里。有些不好意思。


"文州文州明天去拿可以吗我真的超级~累啦明天吧明天吧我知道你最好了。"


喻文州也没反对,任由着黄少天把他拉回了家。


当晚,某超市的某个箱子里,安静的躺着一个纸袋,而纸袋里……

       安静的躺着一盒套子。一盒套子。


少天不让我拿套子,是想让我射在里面吗。


            —END—


我简直不敢想象这是自己和妈妈去超市看见超市门口的大妈拿着卷胶带想出来的小短。西斯空寂。